公告:新版"小小书屋"最新域名"www.xxshu5.com"
账号:
密码:
 报错:通过邮件、意见建议
积分规则  解决跳到别的站
小小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冠绝新汉朝 > 第九百三十三章 单于坠
    ♂

    拓跋部的驻扎之地,如今渐渐有了城郭的迹象。

    原本此处,多营帐、包帐,周遭遍布牛马,只要局势、气候一变,随时可以拔帐而走,只不过在这些营帐之外,还有些许简易的楼阁。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拓跋部不断汉化的表现。

    宣武皇帝一统南北,至今三十多年,依照陈侯遗策,对北边部族有组织的汉化工作,其实也就是这三十年才正式展开,之前是对南方、西南等地的异族运作。

    毕竟中间隔着一个曹魏和袁赵,想接触北方部族都较为困难,更不要说引领他们入关求学,进而教化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中原兴盛,文武勃发,宛如明灯一样,照亮天下,尤其是那强横的兵甲,在中原内战的时候互有胜负,可以一旦北上,任何部族都难以抵挡锋芒,曾经不可一世的匈奴汗国都分崩离析,余下的诸多部族,只能被吊打。

    这种局面下,那些部族里面的有识之士,自是难免要变法图强,效仿中原,想要引进先进的因素,来强国壮民。

    派遣留学生,正是各大部族的首选。

    拓跋部也不例外,他们主动派出上层贵族去中原求学,足迹遍布袁赵的邺城、曹魏洛阳、新汉金陵等地,并且也着实出了几位人杰。

    其中最有影响力的,也是最有代表性的,就是拓跋沙漠汗,其人甚至因为太过汉化,其精英海归之气度,刺伤了部族传统,更引得兄弟人人自危,无法染指权柄,而惨遭杀害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后人经历诸多波折,还是执掌了部族权柄,于是这汉化影响终究流传下来,并且伴随着中原强横,宣武一统,威慑周遭,在拓跋部内部移风易俗,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最直接的表现,就是衣食住行,这拓跋部上层贵族的衣服,都是汉家样式,只是边角之地多琐碎饰品,而头发也渐渐少了原本模样,饮食更是趋向于中原风潮,至于这居住的地方,因为环境和气候还保留着游牧传统,逐水草而居,但只要安稳一阵子,上层贵族就发奴铸屋,自己居住。

    眼下幽州有战,慕容破四军,匈奴潜伏,对拓跋部而言是难得的修养之时,于是屋舍建越多,甚至有超过营帐的迹象,以至于这个驻扎地,隐隐有了小城雏形,出具规模。

    在这些诸多建筑之中,居于最中心的,是最为尊贵的几姓住所,如今在族中风头甚盛的拓跋郁律之宅,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,比起其他宅院而言,这拓跋郁律的院子外面,气氛凝重,有重甲兵卒巡查,时时窥视,似乎在等候什么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,一屋之中,陈京等人围坐一起,正在商谈局势。

    “主公子嗣将将,此乃大喜,可惜你我被困于此,也不得脱身,无法贺喜,实乃遗憾。”

    陈京说话之间,脸上表情倒是平静。

    他本是陈家族人,为脱颖而出而受名出汉土,在拓跋部中为联络行走,本来也得礼遇,结果王浚攻陈,拓跋意动,想要趁机占便宜,担心陈京等人为患,那拓跋六修为了鉴定单于心意,派人杀戮,逼得陈京等幸存之人出逃,原本规模不小的使团,如今就剩下不到十人,都躲在拓跋郁律的府中,不敢外出。

    与同僚感慨几句之后,陈京正色道:“这群鲜卑人真是大胆,主公大胜王浚,未来称霸幽州,进而震慑诸部,乃是顺理成章的事,他们原本与主公交善,却想要趁火打劫,现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过我估计他们是不敢再杀戮我等了,否则这仇怨就要更深。”

    虽然困于宅中,但拓跋郁律并没有断绝他们与外界的消息,得到的情报也会将可以透露的部分说与陈京等人,是以他们知晓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实际上,当初知晓陈止大破王浚,这群人也是震惊莫名,甚至怀疑是拓跋部的阴谋,要骗他们出去,随后几日不断有消息传来,前后印证,这才知晓真假,顿时兴奋狂喜,既为自己,也为势力,同时觉得拓跋部必然要退兵赔礼,将他们释放,没想到这部族之中,拓跋六修依旧主张占地,然后作为谈判条件,换取好处,而陈京等人也没有拜托危险,依旧只能困于此处。

    陈京话落,却有人问:“既然拓跋部已经丧心病狂,听说到现在还不停军,那万一他们一不做二不休,觉得反正已经得罪了府君,因而一不做二不休,将咱们都杀了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料他们断然不敢如此,”陈京眯起眼睛,“这里面牵扯诸多,你道当时为何留下我等?真要是斩草除根,哪怕有拓跋郁律拦着,一样可以强行为之,毕竟拓跋郁律可不是单于,无非是见一击不成,留个后手,事后主公追究,他们也有话说,做个转圜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?”登时就有人恨恨而言,“咱们死了这么多人,何等悲惨,以为这么简单就能泯灭?”先前死去的,有他们的好友、同僚,甚至至亲,必然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陈京却道:“拓跋部的人,虽然受教化日深,但到底还残留着胡人余韵,在他们看来,如果主公介怀,那就也拉出几人让主公斩杀,若是不够,再添几人,直到主公满意为止,是以料定可以平息怒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又怎么说,听闻他们甚至想要入侵幽州,这可就不是杀几个人可以解决的了,”又有人出声,这人对于史家过往似乎有所涉猎,“要知道,这拓跋部自苦寒之地迁徙而来,也算知道进退,过去多和亲通商,少劫掠入寇,甚至还配合朝廷,牵制匈奴,是以便是那王浚主政幽州,都礼让他们三分,而今是要撕掉伪装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是看主公新得幽州,王浚势力衰退,想要趁着这个空当,谋取好处罢了,就看那位单于如何思量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正在商谈,外面忽有吵杂之声,似乎还伴随着几声军中口号,登时让屋子里的几人警惕起来,正想要外出探查,就见拓跋郁律猛然冲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他面色焦急的说道:“几位,赶紧收拾一下,我要送你们离开,你们赶紧回返幽州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陈京心中咯噔一声,意识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拓跋郁律苦笑道:“单于忽有急症,昏迷不醒,如今拓跋六修主持局面,恐有大变!”